幻殇。

我现在想吃刀削面...

初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

赶上了
瞎子和哑巴去为了花邪秀讨生活去了。

Ooc

私设吴邪是某中学老师。

课程快上不完了,学校决定初三这一年的学生和老师10.3加课一天。

“咳,,下课了。同学们早点回家,今天不给你们留历史作业了。”
“诶,吴老师今天看上去很开心诶。有什么开心的事吗”做在班上前排的历史课代表问。
“哈,也没什么的啦,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过生日而已啦。”说着手不自在的抬了抬,眼里泛着笑,脸颊也有点微红了。
“是老师的爱人吧~~”全班同学开始起哄了。
吴邪的脸更红了。
“你们猜呀~”吴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开心。明明已经给自己的发小过了那么多年的生日了。也想不通自己明明那么大岁数了,还陪着一群小崽子们笑闹。
“老师,祝你们99哦~”
“老师,祝你们99不88~~”
“诶油~他一定是一个对老师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吧~”
“是是是,你们说的都对。赶紧回家了啊。”
于是吴邪转身走出教室。
背后的教室里还传出一阵阵起哄以及八卦的声音。
不知道大花儿现在回没回家的吴邪想了想,转进了学校旁边一个蛋糕店。

吴邪看着柜台上格式的蛋糕,本来想挑那个全是粉色的,铺满奶油的精致可爱女孩小蛋糕。跟几十年前的那个很像。但是转念一想。大花儿他嗓子不太能吃这种东西。还要维持身段...那就要那个小朋友都能吃的少糖想软可爱的小蛋糕吧!
“老板,给我来一个这个样子的生日蛋糕。”
“好勒,200块。蜡烛这边自取哈。”
“好的,谢谢老板。”吴邪到拿蜡烛的地方拿了一个四一个一一个零一个八。打算把一八的那个先藏起来。献给大花插个四零的气气他。
半个小时后。吴邪到家后解雨臣还没回来。于是按照先前计划好的。把“十八”藏在了沙发靠垫的后面。然后解雨臣就回来了。
“大花儿,又老一岁啦~”
“吴邪,你皮了...”解雨臣气结。
“来来来,吃生日蛋糕,我去给你煮碗长寿面。”
吴邪摸去了厨房。解雨臣把大衣围巾脱掉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然后去了客厅。
所以。解雨臣看到了那个象征自己年龄的数字。
40.
当吴邪把两碗面抬到桌子上的时候。解雨臣感叹道“吴邪,我们两个都老了。”
吴邪白他一眼。“就你?看看你这小脸蛋,说你三十都正常。”
“都老夫老妻了,转眼这一辈子就快过完了...”
“你搁这儿给我感叹什么啊。快点吃。吃完吃蛋糕!”
“哦。”
然后,趁解雨臣去洗澡的时候。吴邪把蛋糕上的四十零换成了十八。
于是解雨臣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想打人。说好的老夫老妻呢?!唉。。自己这发小有些时候是真的不靠谱。。。

窗外开始飘雪了。
“大花儿,你记不记得几十年前在这处长沙的院子里也是一起看的初雪。”
“记得啊,怎么了。你大早上把我吵醒了来着。”
“初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啊。”
“......”
“花儿,生日快乐。我爱你。”
“嗯。都老夫老妻了。还搞这浪漫的。都没几十年可高兴的了。”

依然想不出标题
Bed ending
不接受ky

鬼面本打算给赵云澜来的那一下被沈巍挡住了。

赵云澜已经做好被鬼面杀掉的准备了。
他看着冲向自己的那一击。
然后一个人影扑过来喊了一声“云澜!”替他挡住了。
是沈巍。

赵云澜没有想到那一击会被沈巍挡住,他的大脑当时是一片空白。

他看见沈巍被巨大的冲击撞到自己的身上。

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

他听见他虚弱的唤他“云澜...”

赵云澜听见那人叫他的,才反应过来,忙答应。
“我在,我在。沈巍...沈巍,你怎么样?!沈巍!!沈巍!!!”

沈巍身受重创,无力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倒下。
赵云澜被鬼面变出的绳索捆住,无法去拉他的沈巍。他眼睁睁看着沈巍倒下,触到地面,腿也支持不住,跪在鬼面面前,双手触地,以一种像极奴隶的姿势在他的弟弟面前,更多的血从他的各处伤口处流出。

“沈巍!!!”

鬼面一只脚踩到沈巍的背上,将他的身体踩得更往下低了几分。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要跟我作对?!!”

沈巍微微转头对着鬼面。
虚弱到说话的声音都不太被人听清 可任以斩魂使的气势说“镇魂灯...你不配得到!”

鬼面听到这句话,脚上更加用力。本就全身发抖,支撑不住自己身体的沈巍直接被踩得趴到了地上。

“可惜...可惜啊!!实在是太可惜了。我本来...我本来,本来是想把你留到最后的。”

赵云澜听到这话,流着血的嘴怕的连发出“不要...”的呻吟。

夜尊一脚踹到沈巍身上,退了一步。
“别...”赵云澜是真的怕了。

夜尊伸出手,往空中一伸,一个形似冰锥的东西在他手中形成。他骤然发力,将那冰锥用了将近全身的力往沈巍心口刺去。

“不要!!!”赵云澜吼着,他几乎要挣脱开捆着他的绳索,想要去替沈巍承受这致命的一击。

冰锥刺入沈巍的心脏,鬼面放开了手。赵云澜已经说不出话了,只依旧拼尽全身的力想要挣开绳索。

沈巍满身血迹,他还想再叫一声云澜,再对他道一声我爱你。

泪水早已在赵云澜的不知不觉间布满了他的脸颊。
“沈巍...沈巍...沈巍!!”

他的沈巍早已无力应他一声,只拿全身最后的力,朝着赵云澜挤出一个微笑。那个笑,在赵云澜眼中与无数个他们在一起时相伴存在的笑重合在一起。

他想起一万年前沈巍对他的那个笑,一年前沈巍对他的笑,几天前沈巍对他的笑...

“好..我的好哥哥,你就等着吧。等着到我的肚子里,看着我完成霸业吧!”

赵云澜难过的躬着腰,脸上的血与泪溶和在一起往下滴。“不要!!!!”

鬼面把斩魂使的所有力量灵魂,他的一切除了一具空壳,全部吸入他的身体里。

“杀了我!!杀了我!!!”

赵云澜不顾一切的对着鬼面吼,反正他也没什么需要顾忌的了。

他看着自己几世都放在心尖上的人,被他的弟弟杀了。他一心只想要去他在一起,他不愿与他分离。他只想和他一起死。即使他知道,沈巍死之前,也是遵守了“我愿意。”

花吐症

花吐症
楚恕之X郭长城
Ooc...禁ky

“赵...赵处...嗝”郭长城本打算给赵处汇报一下工作,结果一张嘴就打了个嗝,还伴随着什么出来了...郭长城想着怪难为情的,瞟了一眼赵处,又瞟了一眼地上刚刚自己吐出来的东西。

是一朵淡绿色的风信子。

“哇啊啊...赵..赵处。”郭长城被那多风信子吓得往后跳了两部,扶住了听到动静来看看的楚恕之。
郭长城往后瞟了一眼发现是楚恕之,立刻把手缩了回来。
“楚...楚哥”郭长城一张嘴,就又吐了一朵风信子。

听说郭长城吐花的祝红回来后,想可想自己在网上冲浪的经历。
就给特调处的众人讲了一下得这种病的人要被自己喜欢的人亲一下,不然就得死。

“那什么...小郭啊,你喜欢谁?”赵云澜问他。

郭长城屁都不放一个,只顾吐花了。

“要不然,你们一人亲他一下?”祝红笑了一下,看看周围。

郭长城吓得在那儿摇手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欢谁呢,还要一人亲一下。亲蛇是什么感觉,不会有一条红的蛇信子吐出来吧...
哇,亲特调处里唯一的两个鬼混,先不说触感的问题,亲不亲的上还是个问题呢。
还有那个僵尸...咦惹。
那只猫和那个天天在实验室里的就算了吧,根本不可能喜欢他们啊,连一起出任务都机会都没有。
如果亲赵处或者黑袍大人...那会死人的!!

特调处众人看着小郭越来越黑的脸,好像都快哭出来了,嘴里还一直往外吐风信子。谁都不知道小郭此时复杂的心理活动。

“小郭你别担心啊,办法总是会有的。诶,要不这样,赵处,黑袍大人,还有汪徵他们都是有对象的你就不要想了。”祝红安慰了下现在看上去要哭了的小郭。给了赵处一个眼神。

“诶,对,那从老楚开始吧。”赵云澜发话了。

郭长城听到赵处这句话被吓得摇头晃脑的。
“别乱动,笨蛋”

于是楚恕之就在郭长城的瞪视之下亲了他。

“哟,老楚也会脸红?”声音来自特调处的某人。

所有人都盯着郭长城。看他是否还在吐花。

郭长城张了张嘴。

不负众望)的停止了吐花。

“哈哈哈哈哈哈,行,那什么,这儿就留给你们两聊?我们先走了。”赵处抬眼看了看尴尬并且脸红的两个人,拉着特调处的其他人,出门。

郭长城还听见他们在那儿议论自己和楚哥的事情。脸是更红了。

“赵处,我就说他们两个有点什么。”
“是是是,这次最大的功臣就是你啊哈哈哈...”

(于是楚恕之和郭长城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了。撒花儿~~)

-END-

粉了all邪之后的第一篇瓶邪
没有标题,,第一章,,下一章才下斗 。
写的比较乱,还是会OOC吧。。。

“对不起。”
这是他走之前最后跟我说的一句话。
昨晚上又梦到他走时候的场景。
我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不想起床,也没有什么事可干。又细细回想了下他与我道别时那一晚的场景。

罢罢罢,起床了。

我把床上的被子叠成部队上标准的“豆腐块儿”,然后去洗澡刷牙。拉开衣柜的柜门,清一色的XL连帽衫和牛仔裤整齐的安放在里面。我随手拿了一套出来,穿上,拿了大白狗腿别在衣袖上。

闷油瓶临走前我给他准备的一群鸡仔现在也长的差不多了,但是我不想把它们杀了来吃,不然重新养多麻烦啊。他回来还得和它们搁一块儿带着发呆呢。
我拿着捧晒了差不多干了的玉米粒出去,洒在那群鸡旁边,看着它们吃完。

有点饿了...家里也只有压缩饼干,我拆开一包和着水吃下去。

吃完饭,我打开电视,放的是前几年挺出名的“情深深雨蒙蒙。”
有些无聊。我拿着遥控器随意的调换频道,到后面几乎每个台我都翻完了也没什么好看的。我就对着眼前电视机正在放的某个皮革厂的广告发呆。

然后我就睡着了,果然人老了啊。
起来关了电视,做到院子里,泡了壶龙井喝着。

胖子现在隐居巴乃,小花儿的瞎子先前折在了斗里。王盟我给他做了个媒他也去了个漂亮夫人。现在三叔以前杭州的产业和小花儿北京那边的事儿,全落给秀秀去做了。

昨天来了个人,他本事也怪大的,能找到我的住处。他说最近发现了个斗,夹喇嘛夹到我想让我同他们一起去看看。
我现在本来不爱这些了,刚准备把他打发走的时候,他说可能有我三叔吴三省的消息。
这我肯定得答应去了。
那人好像姓周,这两年据说在道上混得比较有名,他来找上我要么是墓有些凶险,他们派人进去探路的时候可能就见到我三叔留下的记号,毕竟我前些年在道上还是混的有点名气的。要么就是真有我三叔现在的消息。
不管是哪一种我都得去看看。
他说今天就来接我去,到现在还没来。
又过了将近一个钟头,我听到外面汽车的喇叭声,得嘞。我回到房间捞起先前我托人专门用乌金做的一把刀,和小哥那把很像了,只是这把要稍轻一些。
我出了门,那个叫周什么的就过来给我发了支烟,还是老牌子,黄鹤楼。“小三爷,上车吧。”
我点头,跟着他上车,车上没别人,我在想他不会要让我自己下那个斗吧,他仿佛看出了我的疑虑,跟我说“小三爷,待会儿我们去前面和我们的另一波人汇合,他们先到那边等着我们了。”

——TBC——

大家凑合看。

【红海战争30题】停火协议。

停火协议。
没有红海事件。算是AU吧。
@Messia妖妖 太太给的红海30题的标题w
谁也没想到,世界末日突然来临。
M国舰队未经Z国批准,擅自进入Z国南海海域。同时,ML国发生载有华人的船只沉没。第二天,M国作为一个商业经济大国要求增收米国商品增加关税。Y国此时也按耐不住,作为亚洲唯一一个国家与Z国撇开关系,与M国言好。Z国受到这些压力,使Z国海军舰队驻于南海。就在Z国放出自己国家测试一些炮弹的视频的时候,M国向Z国西北部远程发射了一枚导弹。所幸导弹是发射向了西北部的沙漠,没有人员伤亡。
以上所述为多国利益造成损伤,引发了全球第三次世界大战。

战争半年,全球所有国家均受到或大或小的损失。多国决定合议。
——临汐号上
螺旋桨转动的声音越来越近。舰上的一半人都出来以标准的军姿迎接几个主权国家的领导人。
目送他们入了头等舱之后。蛟龙一二队跟随守在头等舱门口。
“不行,我们不同意!”门被撞开。M国总统满脸愤怒的从里面出来。
看样子合议失败了。不过,似乎是M国打算与其它国家单独开打。
“报告主席!我国西北部地区发现有敌军入侵!是M方的!”
“从海军和空军各调一对特种兵去支援,其它留着守住我国防线。”

“全体蛟龙!国难当头,需要我们去新疆地区支援。”
“是!”

“我们势必把敌人赶出我们的国境!”
“是!”

直升机只将他们带入新疆边疆,剩下的路要他们自己走。
开车往前的时候,路过了一些伤员。和当地的百姓。
这...算是国破家亡了吧...

等蛟龙到达战地的时候其实只剩一些蝼蚁了。于是他们休息的时候让庄羽去连接通讯设备告诉总部敌人已除尽。

“测试测试!0101是否收到是否收到?”
“突突突”
一个M式军装的人
举着枪对着庄羽开了几枪。

“什么情况?”
杨锐听到枪声立马放下东西抱住枪往庄羽在的那处走去。

“有敌人!”
队长看见草丛中露着个头的敌人,对着那个人“突突”
“敌人已被解决”
“庄羽!庄羽怎么样了?!”
后知后觉的陆琛冲了过来。

血……都是血。自己心里份量最足的那个人身上全是血。
“庄羽!庄羽!庄羽!庄……羽。。。”
“琛……琛哥……”
“操!”

……

绝望。

还是绝望。

……

同时几枚核弹分别从Z国,A国,Y国,X国,F国,E国发射向了M国。

M国被逼无奈与众国签订停火协议。

战火停止了。普天同庆。M国某些地方却寸草不生。

“战争结束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舰上的每个人抱在一起庆祝和平的到来。

太好了,庄羽,我终于可以带你回家了。

庄羽。
我带你回家。

【红海战争30题】误杀。

虽说是误杀但是感觉自己写的真的不是特别像误杀。嗷。我错了。大半夜写的,也想不出刀子了。最后是个HE。

中国缉毒部门派杨永祥潜入斯沃伏毒贩基地打探消息。上级最后一次收到来着杨永祥的消息 三天前。信号被中断前听到打斗声。上级立刻派出正在地中海巡航的临汐号前去救援。
蛟龙小队收到上级指示。立刻整装待发。
“我们接到上级通知,对方大概三百人。这次行动的只有我们蛟龙一队。上级已经与当地政府进行交涉,他们愿意派出一队精兵帮助我们一起营救,并且顺便破坏他们的制毒场所。”队长杨锐板着脸告知各队员。
“各位,还有十分钟我们舰就靠岸了。现在你们可以先调整一下心态做一做准备活动。”
——分割线。。。
队员们坐在车上望着这小城的的独有风光。想着接下来大概十分钟便是准备营救战争了。“各位,这次的行动非常危险。注意安全。特别是庄羽石头。别再出事。收到消息说我方人员并没有被杀的迹象,似乎是对方要谈条件。上级说如果要求超过三项就准备强攻。所以,现在,为保证我方人员安全,需要有人化妆去替换杨永祥。像上次伊维亚的时候,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人员受重伤。”
“是!”

——分割线

蛟龙小队和外方团队顺利潜入对方制毒基地,而徐宏也作为被化妆的人质潜入对方控制中心。队长杨锐前去交涉。

对方的领头似乎是一个俄罗斯人,脸上刀疤纵横,后颈有大片的纹身。

张天德随杨锐前去与对方交涉。

“We hope China will not to care us .”(我们希望中国能够不再管我们。)
呵呵,第一个条件咋们可就不能允许。杨锐心想,可还是耐着性子问。
“Just this one?”(只有这个条件吗?)
“No,we also hope you can give us a little place to grow somrthing to make the narcotics.”(不,我们还希望你们可以给我们一小块儿地来让我们种一些用来制作毒品的东西)
“That's all?”(就这些吗?)
“That's all.”(就这些。)
呵呵,虽然只有两个条件,但是一个条件都不可能。
“队长,徐宏仍务已完成。”
通讯器中传来徐宏汇报情况的声音。
“报告队长!狙击手顾顺李懂就位。”
“队长!全体人员已就位!”
通讯器中同时传来两队人马的报告声。
“对方条件不通过,准备攻击!”

杨锐一脚踹开凳子,站起身来。抬着枪对着眼前的人一同乱扫。
对方根本想不到谈判人员会来这么一出。被杀的措手不及。
对方前来交涉的人快速撤出去,似是前往徐宏在的地方。
啧,这可不妙。

——分割线。
“kill the man from China,Unsuccessful negotiation.”(杀了那个中国人,交涉不成功)
——分割线
“徐宏徐宏!你先不要动!等我们把人员撤出炸了他们制毒场所之后我们再来救你!”
“是,队长!”
——分割线。
指挥中心的吸毒份子听到安排,转身像徐宏走去。
WOC,来真的。。!
徐宏支好枪,掏出几个手榴弹,像对方人多的地方投去。
外面的脚步声也越来越密集,自己恐怕得交代在这儿了,徐宏想。
门被炸开。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外面与队长谈判的人冲了进来正欲将人质击杀,突然发现,杨永祥不是原来那副模样。
首领突然有点慌,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人。人质已经被救走了……
“嘭!”巨大的爆炸声给每个人的耳膜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徐宏耳边还隐隐有些回音。
“Oh,shit!”首领朝着爆炸声的方向望去,是制毒基地。
乘着爆炸声,徐宏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扛着枪“Go to hell !”(去死吧)
逐渐有人回过神来,首领已经被徐宏射击而死。众下人四处张望,似乎觉得现在将这个击毙自己首领的人杀了比先去管其它事情更有用一些。于是...“Drop dead!”(去死吧!)
……
即使是训练有素的蛟龙小队副队长,即使有精英的武器。可是敌众我寡...

杨锐带着人冲回指导中心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徐宏,抬着枪,被眼前的几处子弹击的向后倒去。
“徐宏!”队长一个手榴弹像对着徐宏开枪的毒犯扔过去。“老!子!艹!你!娘!的!”队长抬着枪就冲了上去对已经倒下的毒贩一阵扫射。
“啊!”“突突突突突突突……”
“队长!可以了!”于是杨锐停下射击。
“徐宏!徐宏怎么样!”
“队长,队长,副队没事!副队只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
“呼。”杨锐松了一口气。
“庄羽,过来帮我把绷带拿出来!”
“是!”
得知徐宏没事,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诶,顾顺,为什么陆琛只让庄羽找啊,明明离他最近的吖队长诶。”李懂抬起头来看着顾顺。
“当然是平常都是庄羽帮他收拾的包啦,除了庄羽没人能找得到呗。”石头凑过去说。
“嘿,人家秀恩爱你凑啥热闹呢。”佟丽拍了一下石头的脑袋。
“啊,莉莉我错了。”
于是顾顺意味深长的对李懂眨了眨眼睛。继续嚼着口香糖,并且顺手的把李懂搂到了怀里。
“队长,包扎好了,任务完成!”
“报告总部,任务完成!”
hhh.能写成HE我也是很服我自己了但是就是被我写成HE了。嗯。

嗷现在想睡觉。这好像是我写的最长的一篇。。。有点肾虚(?)睡了睡了。别骂我,写的不好我重新改。π_π

嗯对,还要艾特一位太太 @Messia妖妖

【琛羽】庄羽生贺

带刀。
略OOC。
庄羽生日。
“羽儿,生日快乐。哥来看你了,开心不。你真该感谢哥。我可是赶着过来的呢。啊,好久没见你了。真是挺想你的。可是哥手折了也只能退伍了不是。”
“琛哥,你的手......”
年轻人喝了一口酒。
“羽啊,哥真的好想你。你啥时候回来陪哥聊聊天吧。”
“琛哥,我也想你啊......”
年轻人笑了笑。仿佛没有听见。
“不说了,来,吃蛋糕啊。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琛哥。”
年轻人切好了一块儿蛋糕往前面递去。手,微微有些颤抖。将蛋糕放下之后。年轻人似是再也忍不住了一般,哽咽起来。
“庄羽,你回来吧...我真的好想你啊......羽...”
“……琛哥,我在的啊...你不要难过......”
那年轻人,对着坟留下两行清泪。

在苍岩山【注①】上的人们啊都说,往后的三十几年的三月二十号这一天,总有一个失了一只手的年轻人会上山来,在一座坟前自言自语,有时候还会带着他的朋友们,里面有一个坐着轮椅,其它几人都是推了平头......再后来啊,那独臂的年轻人变成了老人,他的朋友们也越来越苍老,身形却依旧挺拔,只是几人都多多少少有了写沧桑。
最后的最后啊,那独臂的人再也没有来过,但是有一天,有一个人葬到了那名叫“庄羽”的人的坟旁。

——END——

当然是觉得蛟龙小分队永远快快乐乐没有伤悲的寿终正寝最好了。但是我。。。文笔不好。。。天线宝宝生日写这么丧会不会被打。
那我就祝天线宝宝和陆琛永远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然后没有伤痛的一起生活在一起啦!

【注①】:苍岩山确实是河北石家庄的一座山啦,但是我不知道最后庄羽宝宝到底有没有被葬到那里。

蛟龙日常【没有标题】【好叭,其实是我懒。】

OOC。禁KY。我不知道这个梗之前有没有太太写过,侵删

蛟龙日常。
自伊维亚撤侨事件后。蛟龙一队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石头脸上留了一条疤,庄羽身上多了几道疤,陆琛手不怎么好活动外,其他一切安好。

撤侨事件刚完,上级给他们批了几天假。
李懂现在没事闲得慌。于是。上微博逛了两圈儿就下载了个游戏。
平常不去找罗星就在手机上戳来戳去。

“懂儿,来帮哥削个苹果。”
“顾顺你又没残废自己削去。”李懂抬头看了看顾顺,继续低头对着手机。
顾顺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李懂,去给我跑十圈儿!”
“是,队长!”然后李懂跑的贼快。然后接着抱着手机戳。

“星哥,我来看你了。”
“懂儿啊,来来来,做好。”
于是李懂又坐下来抱着手机玩儿了。

“懂事儿,别玩手机啦,陪我练练拳。”
“莉姐,你去找石头吧。”
李懂接着玩手机。

“懂,吃糖不?”
“石头你给莉姐拿去吃吧。”
接着玩手机。。。

某天训练的时候,李懂把脚崴了,陆琛给他治了一会儿,抬头看见李懂躺病床上玩手机。

“李懂啊,你最近怎么老是抱着个手机玩呢。”
“没什么,副队。”然后徐宏瞟见李懂的耳尖儿微微泛红。

于是蛟龙一队背着李懂开了个会(当然加上罗星)。
“最近李懂随时抱着个手机。”
每个人默默点头。“对啊,他都不怎么理我!”顾顺表示他超委屈的。“他来看我也只是坐在一边玩手机!”罗星心里苦。“我让他陪我练拳他让我找石头!”佟丽脸颊微红。“受伤也不安分!”陆琛很无奈。“问他他也不说,像是谈恋爱了。”徐宏瞟了一眼顾顺。

“诶,要不羽你黑了懂儿的手机,看看他在玩什么。”“琛哥,我只是通讯兵,不是黑客啊!”庄羽:(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只能撸起袖子干了。MMP)

所以,现场,庄羽就把李懂手机黑了。然后看到桌面上有一个粉粉的图标。【恋与制作人】
众人满脸黑线。
“WOC!琛哥,这个就是最近很火的女孩子特别喜欢玩的恋爱养成游戏!”“所以懂事儿就是在玩这个?”
开小会的人看着电脑面前陆琛庄羽挨在一起的头,有些无奈。
“咳。”佟莉表示不想吃这碗狗粮并默默挽住了石头。所以于是,队长就楼主副队的腰说“那什么,庄羽你把李懂这游戏黑了,再设置成永远不能再下载。”
“是,队长!”

于是我们可爱的李懂玩着恋与发现莫名退出来后,还被删了。“hhh.庄羽。LZ专门搞过的防被黑的软件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被删了。”正欲起身去找庄羽。就想起之前正副队冷战的时候他们单独开的小会。【嘤,自己只能装作不知道。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能说。】

另一个世界,依然爱你。【一】

另一个世界,依然爱你。
OOC。穿越梗。到德哈。注意避雷,禁KY。注意,目测是中长篇先放一小段。【求轻喷(ಥ_ಥ)】

“Harry.你还不起床吗?今天可是来霍格沃茨的第一天啊。待会儿第一节课可是麦格教授的课诶。”
李懂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鼻翼上满是雀斑的红发男孩儿在他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Harry是谁?霍格沃茨是什么?我为什么还要上课。”李懂在自己心里想。自己不是在训练场上和那个拽的不行的顾顺一起练同步呼吸的吗?
再抬眼看了看整个房间的气氛。红色和金色的绸缎悬挂在天花板上。周围热热闹闹的气氛。emmm.好像是前几年看的某部电影?叫什么来着?哈利波特?对。。。可是自己这会儿就算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双手撑住床,起身。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身体变得特别小。训练发达的肌肉全部没有了。这副身体之前经历过什么啊。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效果。
习惯性的去床头柜碰碰自己的枪,结果摸到一根细长细长的东西。【这TM啥玩意儿。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放枪的位置上。现在李懂简直想怨苍天。】
顾顺这边儿也不怎么好。他刚刚从训练场上起身,现在却躺在一张特别舒服的床上。周围一切都显得华丽。满满的欧美风。【所以我的李懂呢?】顾顺刚睁开眼睛就这么一个念头冒了出来。【现在是不是该起床啊。】顾顺迷迷糊糊的想。掀开被子,发现自己本已晒黑的皮肤变得白皙。肌肉也没了。“卧槽。”现在顾顺满脸黑线。【不知道懂儿现在咋样了。】

OOC。。。
OOC。。。
如有雷同。。。纯属撞梗吧。。。
第一次写这对。
emmm.不喜欢的注意避雷。
想不出题目。

卫生间的门开了。
徐宏的下半身围着一条毛巾就出来了。
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珠。
看得杨锐一愣一愣的。
徐宏走到杨锐面前,低下头吻了他一下。
“队长。”徐宏抬起头来,大眼睛看着他。
……
原来是梦啊。杨锐从宿舍的沙发上醒过来,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躺沙发上睡着了。杨锐还在卫生间里面洗澡。
“咔哒。”徐宏把卫生间的门开了走出来。一条毛巾裹住下半身,发尖儿还在滴水。
杨锐又看的一愣一愣的了。
徐宏再次走到杨锐面前,挑起他的下巴吻了下去。
“队长。”徐宏再次抬起头来,用他那双大眼睛对着他。
……
队长再次从沙发上醒过来。
卧槽,梦套梦啊。那既然是梦……
杨锐起身走到卫生间门口,徐宏还在洗澡。
关水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徐宏从里面出来了。
“队长,你站这儿干……唔”杨锐低头碰住徐宏的嘴唇。“这次不用那么麻烦了。”
徐宏还在想,在家队长怎么突然开窍了。但是又想想现在让队长乱啃也不是办法。于是,反身,托住他的头,将他抵在宿舍墙上。“队长,接吻是这个样子。”于是,又吻了下去。